当前位置:

【诗词美文】衡山赋(乾元氏)

作者:乾元氏 编辑:彭俊 2015-06-10 08:24:24
时刻新闻
—分享—

 

 

{Ky:PAGE}

 

 

  衡山赋译白

 

  对应着天空主人类长寿的轸星,处在南方大地的交通要冲,映耀着参星和井星,使南天星宿的宫宇辉煌无比。依凭着大地,高峻入云直插银汉,像悬挂在天宫的门前。状貌优美,灵巧得像可以摘下来;身姿高峻,高昂又挺拔。秀美峻峭的身材不知道有多高,状貌特别出众,特别华美宏大。她的高度是无法丈量的,所有的山都无法和她比高。斜视四方极远的地方,没有什么可以遮挡住她,她的存在怎么会仅限于这个区宇中呢?是神灵和精怪使她有了这样美妙的姿容。全天下争夺上位,也没有谁能比得上她的荣耀。身披美丽的森林,是她锦绣齐整的毛羽;彩虹横在山顶,是她威武的冠毛。上天对应四象,称她为朱凤。她的翅膀从天空垂下,挥动羽翼向上直飞。泰山和华山赞叹她秀美矗立的身姿,嵩山和恒山羡慕她美好高贵的容貌。这里是赤帝担任重大使命的圣地,这里是先代君主巡狩的南国郊野。她是南方炎热之地的主山,是威服安定南方、保卫国家的屏障。

  远看,不相信将会到她那里;近看,她好像将要升腾到天上去。气和光混合动荡在润和的绿色中,密集的云朵凝结在青山上。无数沟壑曲折又深远,众多像屏障的山峭峻高险,遮蔽了天空,遮蔽了太阳,雾气弥漫着升起来。瀑布一层叠一层悬挂在云层里泄下来,水珠像飘飞的碎玉、像垂下一串玉珠;泉水和溪流涌出石缝、浸在草下、溢出水潭、滚到山涧,泉涌和细流的声音,像音乐宛转抑扬;盘曲如龙的松树、挺直的柏树、多节的椐树、古老的柽树,枝条纠结、树梢交蓬;鹰的眼光闪闪,鹫傲慢地斜视着,白鹇在舞,仙鹤在鸣,它们低下头去啄芳草的嫩芽,又飞起来去追逐急速的风;黑蟒潜伏在那里,华南虎跳起来扑出去,猿猴向树高处爬去,梅花鹿亲热地迎过来,它们忽然嬉戏、忽然发怒,突然跳跃起来,又突然打斗争夺。仙草发出特殊的浓香,新奇的灵花异常繁盛,或是细腻光滑,或是枝叶茂密,都是神品仙类。甘露潮润着它们的根系,香雾使它们聚集起美丽的华采。不因为单独开放而不鲜艳,不因为没有人观赏而不丰美。

  青色玉造成的院落、红色玉造的大殿,像成串的珍珠挂在深谷峭壁;华丽的宫室、精巧的楼台,灿烂地镶嵌在又高又尖的山顶。羲和驾着太阳车已急速赶来,望舒驾着月亮车却迟迟不愿离去。月云洁净美好,夜光和美石互相辉映;日云温润和暖,晨曦和朝霞同现光采。天上悬挂着新奇的景致,红色云层变幻着虚构的景象让人陡然惊视。神泉从洞穴中涌出,流水发出美妙的声音。僧人沿着雾上下,道士驾着云来往。招来了昆仑美好的云气,得到了天上洁净的雨水。神仙洞府,不是世间凡人所能够去的;仙界美境,怎么能允许你们这些庸俗之辈接近呢?神异的光辉盛美无比,吉祥的征兆辉煌呈现。云层里旌旗飞扬,仙车驶来发出行进的响声。登高台极尽了高尚和豪爽,会仙桥连通了仙境的渡口。西王母带着众多仙女,天帝率领各路上神,或者拿着法宝,或者传着福音。使老年人得以长寿,又把福分和秩禄延续给后代人。保卫国家和人民的安康,这是南岳特殊的功劳。可是,残暴的敌人还在,时常有灭亡我们的野心。敌人侵略我们,常常是北方和中原地区先被占领,历史上有三次朝廷渡江南迁,国家只能依着这南方半壁江山存在。这时南岳就发怒了,发出极大的威力。人民都是爱国志士,南岳就是护国法神。僧人和道士携手,军队和人民同仇共恨,齐心协力英勇献身抗击侵略。他们不是哭哭啼啼怆然怀国,而是把自己的鲜血洒遍衡山脚下,也效仿古人在长江中流敲着船浆发誓收复中原,在衡山顶发出狮子的怒吼。烈士们抛去千万颗头颅,他们的英灵化成了衡山神,是中华民族的生存发展的根本、是人民江山坚如磐石的根基。

 

{Ky:PAGE}

 

  汉武帝惧怕路途遥远,而把南岳改祀到潜山。《尔雅》就错误地把潜山记为南岳,之后就造成了错误的历史。所谓汉武帝是亲自在长江射杀蛟龙的勇武帝王,只不过是不实的夸耀,实际他是太平时期恣意享受安适的君王。顺着信息的脉络,分辨史实的痕迹,研求古代微小的资讯,上古时期确定了五岳,南岳就是衡山,任命火官在这里统治管理南方炎热之地。舜帝巡狩到这里,得到天赐的宝露;禹帝巡狩到这里,得到天赐的金简。这里的西台是周穆王巡行的遗址。暴君秦始皇巡行到这里,被大风阻止,不能靠近。研求了历史的答案,全部辨清了那些乱言乱语,只有衡山,一柱擎起了南天。是尊长却不享祀,正见得衡山更宽广;有高度却不封岳,正见得衡山更高大。南岳的荣誉不是人间君王可以除去的,南岳的胸襟和度量,能容纳天下所有的山。南岳是极其圣明的,称得起南岳的只有衡山。秦始皇、汉武帝这样的暴徒、庸人,暴戾凶恶、胆怯低能,哪能让他们看到衡山的神姿呢?只有世外修真得道之人和世间寄情俗务之外的人,才许可一看。因此,唐朝广受宗仰的文人、宋朝道德智能极高的人、明朝学识渊博的人、清朝英俊杰出的人,每一朝隐居的学者,每一代有名望和才干的人,清高华贵的人物,高峻难得的人才,肩挨肩、脚跟脚,蜂拥而至,争着集中聚合于衡山。

  高空的风浩浩荡荡,天地四方一样清彻。流动的云霞变化多种色彩,祥瑞的云气凝聚着精华。近处弥漫着大量绿色烟云,远处直到碧蓝的天空。山的光辉摇荡着,青绿色的光波在晴空荡漾。颜色深浅不同的几座山峰,或远或近连在一起,像隐隐约约的高空上摆着条条青色的屏风。登上衡山极顶,四川、广西一带的山山岭岭都在你的脚下,南方边远之地抬眼就全都看得清清楚楚。望着极其空阔宏大的天空,感觉时光自行运转迅速流失的无情。胸中积存了极多的感情,栉沐着八面来风。远远隔绝世俗的尘埃,轻妙的清意无拘无束地升起。摆开华贵的酒器,痛饮醇香的美酒,像要喝干大海一样。振起宏伟的心愿,激发强烈的豪情。端起酒杯,抚着自己的胸膛,泪水像洪水决堤一样喷出眼睛。用力注视着远方,伸长脖颈大声呼叫,手拉潇水和湘江的女神,骑着朱凤向上飞。喝酒一定要到瑶池去舀,座椅一定要安放在天帝的宫庭。兴致来了,就派天节星作使者传唤嫦娥来献舞。提笔写作,就飞出华美的文辞,写的文章光彩耀眼极富文采;开口吟诗,就会有美妙的词句,细嚼着含味很深的精萃。高明的人宏构文采思致,灵巧的人搜索和谐声韵。琴曲弹的是孔子的《猗兰操》,动听的歌声婉转清美。在吟榻上作诗有奇妙的幻觉,借着通向天河的木筏与神灵沟通。在文坛有风骨笔力的文章可以炫耀,在学校有丰富的学问能够讲授。儒家理学的书院、佛家禅学和道家玄学的经堂,各自传承各家学说,像百川流向大海汇合在这里,构成了雍容大雅的文化。因而,明代蔡汝楠辞去京官要求到衡山任职,又有邓云霄从小有游衡山的梦想,后来竟有缘到衡山来当官。至于像被敬称为甘泉先生的明代大学者湛若水,三十岁时就有游衡山的愿望,过了五十年才成行,七十二岁、八十一岁、九十二岁三次登上衡山,游兴愈来愈高,体力愈来愈强,真是岳神召唤他来的啊!于是,从屈原、宋玉以来,这里的文脉更强、文风更盛。这里的文化名人和文苑佳品代有新声、层出不穷。这里的杰出人物诗刊文集,继承前人的事业如回声之响应,使之更美好、更完善、更加兴盛。

  等待祭祀的时候,大家烧香、施行礼仪,恭敬顺从地期待各位神灵,祭岳的柴烟一升起来,就到处充满了神的光华。在这一方可敬的乡里,乡亲们和从海外赶来的信众,共同善言歌颂,争着奉献诚恳的敬意。大家双膝着地,拱手长跪,敬惧谨慎,祭礼庄严肃敬有次序,祈求福佑、祝人长寿,于无形中得到了神灵感应。人有一个愿望的祈求,神就有多方的福佑。美好的神明来到了,人民的幸福就无限上升;有衡山神赐福保佑,我们的国运就会无限顺利通达。伟大啊,南岳衡山!伟大啊,南岳神!天帝知道我的真心诚意,恭敬地奉持祭拜是多么诚恳。我尊敬地仰望着化为朱凤的衡山,她像急速的闪电直上云霄,高飞向南。

 

作者:乾元氏

编辑:彭俊

阅读下一篇

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南岳新闻网首页